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当场痛哭称不服将上诉 劳荣枝三罪并罚一审被判死刑

当场痛哭称不服将上诉 劳荣枝三罪并罚一审被判死刑

2周前 (10-14)资讯35

9月9日上午9时,江西南昌中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、抢劫、绑架罪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。

南昌中院经审理认定,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、抢劫罪、绑架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

当场痛哭称不服将上诉 劳荣枝三罪并罚一审被判死刑  死刑 劳荣 第1张

记者从庭审现场获悉,劳荣枝不服判决,当庭提出上诉。

据此前报道,劳荣枝,1974年生人,原九江石油化工公司小学教师。1996年至1999年期间,劳荣枝跟随其当时的男友法子英先后在南昌、温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绑架、抢劫、杀人案件。1999年,法子英在合肥被抓获,并于1999年11月18日被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。逃亡近20年后,劳荣枝于2019年12月在福建厦门落网。

2020年12月21日,劳荣枝案在南昌中院开庭。

南昌市检察院指控,在1996年至1999年期间,劳荣枝和法子英共同谋划在南昌、温州、常州、合肥犯下4起绑架、抢劫、故意杀人案件,其中劳荣枝参与杀害5人,并抢劫大量钱财。期间,二人共谋且分工明确,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做陪侍小姐(俗称“坐台”)物色有钱人为作案对象。案发后,劳荣枝使用“雪莉”等化名潜逃。

记者在庭审现场注意到,在庭审中,劳荣枝反复辩解称合谋不存在,自己也是受害者。最后陈述阶段,劳荣枝向被害人家属致歉,但称她在21岁时被法子英利用、胁迫,遭受殴打,也想过自杀和逃跑,但不知道要向什么人求助,错过了一次次机会,最终酿成无法挽回也不可饶恕的后果

辩护人在庭上指出,对劳荣枝涉嫌抢劫和绑架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,但对于致他人死亡和故意杀人,现有证据不够充分。截至本次开庭,陈通华已先后会见劳荣枝19次。

南昌市检察院公诉意见书认为,劳荣枝为系列犯罪主犯,犯罪手段极其残忍,犯罪后果极其严重,社会危害性极大,其主观恶性极深,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罪、绑架罪、抢劫罪相应刑事责任

劳荣枝二哥:不服死刑判决,支持妹妹上诉

记者在庭审现场看到,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劳荣枝大部时间都低着头,目光呆滞。而当审判长宣读其一审判决死刑时,她突然哭了起来。随后,劳荣枝表示不服,当庭提出上诉。

9日上午10点半,旁听了宣判全程的劳荣枝二哥劳声桥走出南昌中院。劳声桥表示,家属对一审判决表示不服,支持劳荣枝上诉。劳声桥透露,在庭审结束后,他向法院提出了会见劳荣枝的请求,法院答复称将在一审判决生效10日后再予会见机会。

此次开庭前,劳声桥曾告诉记者,作为家属,对于已经逝去的被害人,他们深表歉意,并愿意主动帮助妹妹完成民事赔偿,“哪怕把我的房子卖了,也要赔给人家。”劳声桥称,他坚信妹妹不会如此残忍(地杀人)。

记者注意到,2019年12月12日,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曾发布通报称,劳荣枝分别以口头书面形式公安机关提出,拒绝亲属与南昌警方接触,希望家属摆脱阴影;同时拒绝家人为其聘请律师,同时向政府申请法律援助。此后,南昌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江西英华律师事务所陈通华、王国强律师为其提供了法律援助。

陈通华在庭审辩护时提出,对劳荣枝涉嫌抢劫和绑架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,但对于致他人死亡和故意杀人,现有证据不够充分。截至本次开庭,陈通华已先后会见劳荣枝19次。

据了解,《刑事诉讼法》第227条规定,被告人、自诉人和他们的法定代理人,不服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第一审的判决、裁定,有权用书状或者口头向上一级人民法院上诉。被告人的辩护人和近亲属,经被告人同意,可以提出上诉。该法同时规定,二审法院受理上诉后,一般需要在两个月内审结。对于规定的特殊情况可延长两个月,如还有特殊情况,报请最高院批准后可以再次延长。

劳声桥称,家属正在准备委托吴丹红律师作为劳荣枝的二审辩护人,“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对逝者我们深表歉意,但定罪要有事实依据,要有法律调查,只要判决公正,劳荣枝在案件中要负什么责任,我们一定不会逃避”。

劳荣枝案受害木匠家属获赔四万八千余元

今日,南昌中院在庭上还宣读了此案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,判决劳荣枝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大红四万八千余元,对此前朱大红及其代理人刘静洁提出的135万元民事赔偿未完全支持。朱大红当庭表示不上诉。

上午11点,朱大红代理人刘静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他和被害人家属对于法院一审判处劳荣枝死刑的结果是满意的,但是对民事赔偿部分并不满意,但也没办法,“她也没钱赔,上诉也没有意义”。

当场痛哭称不服将上诉 劳荣枝三罪并罚一审被判死刑  死刑 劳荣 第2张

劳荣枝案受害人之一小木匠遗孀朱大红

从1999年至今,刘静洁无偿代理此案已经有23年,其间,她也和朱大红家属建立了深厚的情谊。刘静洁说,劳荣枝案在此前开庭时为自己辩解,但从法院的判决可以看出,她和法子英属于共同犯罪,并且在其中起到主要作用。因对民事部分没有提出上诉,故劳荣枝案刑事部分的二审,刘静洁和朱大红将不再参与。

刘静洁呼吁,希望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被害人的司法救助制度,因为在很多案件中,被告人是不具备赔偿能力的,而惨案发生几乎将被害人的家庭推向绝境

据此前媒体报道,劳荣枝案宣判前一日,合肥案受害人小木匠遗孀朱大红再次从安徽赶到南昌。22年前,她的丈夫陆中明惨遭法子英杀害,被肢解后藏于冰柜之中。

1999年夏,时年35岁的法子英伙同女友劳荣枝,以色相勾引一名男性出租屋后将其装进狗笼实施绑架,勒索钱财后杀人。为恐吓人质,时年31岁的木匠陆中明被法子英以“做工”为名诱骗而来,进屋后当即被杀害。

1999年12月28日,法子英被公开处决。遗憾的是,小木匠家属未获得任何民事赔偿。合肥中院以被告人法子英无实际赔偿能力为由,判决其对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免于赔偿。

20年来,朱大红一边靠着在酒店客房保洁独自抚养三个孩子长大成人,一边时不时地向公安打听追逃的进展。陆中明出事时,家中的三个孩子分别是2岁、4岁和7岁,“正因要供养三个孩子,他才会进城,到合肥寻找木工项目”。

朱大红告诉记者,丈夫十几岁起便跟着师父学习木工,手艺很不错,“那时候去城里出工,平均下来一天能挣到近一百块,在当时是很不错了”。农忙的时候,陆中明会回到家里,帮着妻子插秧和收谷,每年能呆在家里的日子不足3个月。

失去丈夫的二十年里,朱大红每年都会去公安局询问追逃进展,也会向律师咨询相关的法律问题。直到2019年11月29日,厦门市公安局发布通告:逃亡已久的女逃犯劳荣枝在厦门落网。

最初得知消息,朱大红打电话给刘静洁,反复核实确认后,她赶忙给子女打电话,通知他们回家,一起去陆中明的坟头,告诉他这一迟来20年的消息。

去年12月,劳荣枝案首次开庭时,朱大红曾当庭质问劳荣枝,为何要残忍杀害无辜,“你的心是不是肉长的?”

法庭上,劳荣枝朝着朱大红微微鞠了一躬,表示对陆中明的哀悼,并称为自己的胆小怯弱不敢面对、逃亡20年没有投案而感到抱歉,愿意倾尽所有进行赔偿。

对此,朱大红表示,一个生命的逝去不能用一句道歉补偿,她盼望着法院对公正裁决,对劳荣枝予以严惩。

拿到一审判决书后,朱大红告诉记者,她将回到合肥,带着孩子去给丈夫上坟,告慰其在天之灵。

编辑陈婷

本站文章以及资源均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尽快联系我们进行删除。感谢您的理解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liningyu.com/24714.html

标签: 死刑劳荣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